【中非合作 金华样本③】精准对接 金华非洲教育合作绽放绚烂之花

  金华新闻客户端9月30日消息  策划:何百林 撰稿: 叶骏 视频:韩东儒

在金华,两所高校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非洲大陆,在万里之遥的广袤大地上,绽放出教育合作的绚烂之花。

浙师大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对非合作,其“汉语+”教育带来的非洲故事,跟一个个非洲学子的改变相关。金职院是国内最早在非洲成立海外分校的高职院校,其教育合作已从当初的派老师上课,向更深层的专业跟进、标准输出转变。

2018年9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对卢旺达共和国进行国事访问。出访前夕,习主席在卢旺达《新时代报》发表题为《中卢友谊情比山高》的署名文章,文中提到“穆桑泽职业技术学校已成为卢旺达北方省最大的职业技术培训中心”。这所引起广泛关注的非洲职校,正是金职院倾情合作的伙伴。2019年9月,省领导袁家军在卢旺达访问期间,曾参观金职院援卢职教成果展并点赞。

“丑小鸭”学汉语华丽逆袭

“程老师,祝您中秋节快乐!”9月27日,程郁华接到了非洲女生欧佳的远洋问候。

程郁华是浙师大行知学院副教授、中国近代史博士,2016年至2019年,曾在非洲莫桑比克蒙德拉内大学孔子学院当了三年半的公派教师。非洲学生很喜欢听他的课,有的甚至喊他“爸爸”。不少学生因为学了汉语,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欧佳就是其中一位。

程郁华带欧佳参赛

懂事的欧佳每到节日,都会惦记自己的恩师。这次,她还高兴地报喜:自己刚在澳门举行的世界葡汉翻译大赛中获得优秀奖,离当翻译、做老师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欧佳是蒙德拉内大学2016年首届汉语专业的学生,是班上仅有的两名女生之一。上大学前,她从当地一所职业高中毕业,一直未找到工作。从小相依为命的外婆鼓励欧佳学习汉语,很快她便喜欢上了汉语。

欧佳学习非常刻苦,成绩全班第一,获得留学中国一年的奖学金。她曾到浙师大留学一年,今年本可来金继续读汉语国际教育硕士学位,因疫情原因暂缓。

欧佳认真学习,也有着对命运的不屈与抗争。她个子矮小,显得很不起眼,内心藏着一些自卑与恐惧。程郁华说,平时有展演或比赛,欧佳都心生胆怯,不是躲得远远的,就是放不开手脚。他总是鼓励欧佳,要有挑战自己的勇气,并用身边的例子激励她。

欧佳参加中非文化交流活动

2017年,欧佳初次出征,深情演讲加铿锵有力的豫剧唱段,让她获得2017年莫桑比克大学生“汉语桥”比赛冠军。从此以后,整个人都变得阳光自信,很多大型活动都有她的身影:主持中非之夜晚会、参加中非青年中医药论坛、采访中国驻莫桑比克大使……

“我想做莫桑比克的‘花木兰’!我最大的梦想,是成为莫桑比克首位本土汉语女教师,让别人知道我们女孩也一样棒!”学习汉语让欧佳找回了自信,也开启了她人生的新篇章。

在非洲大陆,欧佳的“逆袭”并非个例。

浙师大“汉语+”:扶贫扶智更扶志

莫桑比克蒙德拉内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郭建玲,是浙师大国际学院副院长,当时与丈夫程郁华一同前往非洲。

在那边当老师,不时会遇到停水、停电、断网、交通不便等问题。即使在首都马普托,也是每天定时供水。英语并非“路路畅通”,他们还要自学葡萄牙语,以方便与当地人交流。

请浙师大派出的老师在教喀麦隆大学生学汉语


不少非洲学生家庭条件一般,有的会中途辍学,迫于生计早点找工作,所以当地的大学毕业率很低,有的只有10%左右。孔子学院汉语专业的学生,毕业率可达40%。

面对有生活困难的非洲学生,中方老师常常想方设法帮助解决。有学生想到中国参加夏令营或留学,但没钱办签证或买机票,程郁华等人会伸出援手。有时上门家访,也会带些生活用品或提供资助。当然,除了自掏腰包,他们还会联系大使馆、中国企业,设立奖学金、助学金、进步奖等。

郭建玲说,如今孔子学院的职能不再仅限于汉语教学,而是与非洲当地部门、学校和企业开展合作,将汉语和职业相结合,充分发挥汉语的桥梁作用,开辟“汉语+”教育合作新模式。比如,与莫桑比克农业、旅游等部门合作开办培训班,为当地警察、军人、税务等部门做语言及专业培训。

浙师大非洲研究院博士陈彪曾于去年到莫桑比克工作10个月。莫桑比克岛是世界文化遗产,设有一个孔子学院教学点,他是唯一在岛上工作的中国人。一个人远在异国他乡不方便,友善的当地人给了他很多帮助。“学习汉语改变了很多非洲学生,远赴重洋当老师也改变了我自己。”

金职院“海外分校”先人一步

“目前,电气自动化、电子商务两个输出专业的技术标准,已经提交卢旺达教育部做最后的论证。‘鲁班工坊’配套的5个专业实训室正在抓紧建设……”

从卢旺达回到金华20多天,吴维昕没有时间好好休息,而是继续忙着做与海外分校相关的一大堆事情。

吴维昕是金职院国际教育学院副院长,海外分校执行院长。海外分校只是俗称,实际上是2016年金职院与穆桑泽职校合作成立的穆桑泽国际学院,下设汉语言学习中心和技能发展中心。2015年投入使用的穆桑泽职校,由中国政府全额援建,是卢旺达北部地区最大的职校,也是卢旺达最美的校园。

穆桑泽国际学院 朱红亮 摄

吴维昕回国后忙着东奔西走,就是想早点解决“鲁班工坊”设备招标、外运事宜,争取今年11月前启运。这个原计划今年年底前完成的项目,需要延迟到明年暑期投入使用。

金职院是中国最早到非洲开设海外分校的高职院校,也是中非教育合作的坚定践行者。中非职教合作“金职模式”,曾入选2019年第四届世界职业教育大会优秀案例,多次被人民日报等国家级媒体报道。

一所高职学校,当初怎么会“不甘寂寞”,走出对非教育合作这一步?需求是第一位的。卢旺达有开发人力资源、增强职技人才的迫切需要,金职院有拓展海外的宏大愿景,双方教育合作水到渠成。

金职院原分管外事的副校长杨艳说,2013年起,学校主动对接卢旺达职业教育需求,招收政府委培的学历留学生,帮助卢旺达培养紧缺技能型人才。首届32名学生前两年顺利毕业,穆桑泽职校3名骨干教师曾到金华3个月,进修酒店管理、农艺、信息技术等课程。多年来,金职院先后委培非洲留学生1000多人,涉及机械制造、信息技术、酒店管理、建筑和农业等专业。

从派师资送设备到专业输出标准制定

当年,吴维昕到非洲后,曾花4个月写出5万多字的《卢旺达劳动力资源调查报告》,为下一步工作打下基础。他说,金职院本部有60多个专业,海外分校根据卢方需要,提供相应专业、设备与师资,实现精准对接。

通信与网络技术、绿色食品生产与检验、烹饪——卢旺达首批提名这3个紧缺专业。金职院当即挑选、派遣3位专业老师,组成首批赴海外教学团队。

2018年11月24日,这个日子,国家级烹饪名师楼洪亮可以脱口而出。这是他第一次走进非洲开展职教交流,为期3个月。平时驻点穆桑泽职校,服务对象却包括卢旺达8所职业院校,主要做师资培训、专业建设等。

厨艺课展示中式菜肴  朱红亮 摄

当地职校有酒店管理专业,比较初级,没有细分,烹饪是其部分内容。“烹饪大师”的到来,刷新了很多当地人对中国美食的认知。楼洪亮每周上两次课,基本上是实践操作。大部分烹饪器具是国内采购好,空运过去的。面食讲一个月,菜品讲一个月……一个土豆,当地基本只有烤、煮等四五种吃法,楼洪亮却能捣腾出30多种花样;一块面团,也变化多端。

金职院农学院老师王新洁、通信与网络专业主任朱墨池也有相同的感受:绿色食品生产加工、信息技术产业在非洲大有可为,他们都会根据当地实际需求和不同特点,选择相应的教学内容。

据悉,中国援建的穆桑泽职校二期工程明年将投入使用,学生数将从现在的1200人增加到3000多人。未来,该校将以卢旺达为中心,辐射中东非其他国家。

吴维昕说,中非职教合作专业互补性强,发展空间广阔。今后,海外分校将探索“政府、学校、企业、行业”四方联动,继续改造、新建更多职教设施,派遣更多职技人才,输出先进职教理念、办学模式和人才培养体系,推动中非职教合作迈入更高层次。


  记者手记——

  对非教育援助 金华敢为人先


中国人说“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南非国父”曼德拉也曾说“教育是改变世界最有力的武器”。推动中国教育“走出去”,帮助非洲挖掘人力资本富矿,将从根本上提升非洲的“造血”能力,这应当摆在中非合作的优先位置。

在多年的办学过程中,浙师大和金职院均形成了鲜明特色和品牌优势。在中非合作交流的大背景下,这两所高校敢为人先,成为中非教育合作的先行者和佼佼者,成为非洲官员口中“正确的教育合作伙伴”,为中非教育合作树立了榜样。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采访过程中,记者印象最深的还是教育的升华,就是平常说的“教书育人”:金华对非洲教育合作,不仅讲知识、教技能,更关注学生的精神世界和长远发展。从被“点菜”派师资、送设备,到输出优势职教专业与中国技术、中国标准,金职院海外分校正在做的,就是从“输血”到“造血”,给非洲注入内生的动力,进而激发其自身的活力。金华与非洲教育合作前景广阔,相信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金华非洲教育合作交流一定能迎来更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