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我有一个音乐梦,与爷爷有关

  “在舞台上的他,浑身散发着光芒。”见过喻韬在台上唱歌的人都这样说。

  喻韬今年22岁,五官精致,笑起来很灿烂,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我从小喜欢音乐,爷爷是我的启蒙老师。”谈到往事,喻韬沉默了一小会儿。对他而来,音乐不只是兴趣,更被他纳入人生规划,希望用不懈努力取得的音乐成绩来延续爷爷的音乐梦。



讲述:喻韬 整理:记者 季俊磊 实习生 林宸/文 叶子敬 苏哲/摄


爷爷让我爱上舞台和音乐

  我的祖籍在湖北黄冈,父母长期在浙江工作,爷爷曾是当地文化馆馆长、黄梅戏演员,我从小跟在爷爷身边长大。或许是耳濡目染,小时候我就对戏曲、音乐有一种向往。

  从我记事起,每次爷爷上台演出,我总是跟在身边。久而久之,我开始想象自己站上舞台表演的感觉。有一次爷爷问我:“想不想学唱戏?”听到这话,我特别兴奋,高兴得跳了起来。从那以后,爷爷开始在工作之余教我怎么开嗓,教我黄梅戏的唱腔、身段。7岁那年,我学唱了一段《女驸马》,赢得了一众黄梅戏演员的认可。

  9岁那年,我开始迷上流行音乐。因为我有黄梅戏演唱的基础,学唱流行音乐的进度比一般人快很多。爷爷并没有强迫我继续学唱黄梅戏:“想唱歌就唱吧,艺术都是相通的,只要努力去做就行。”后来,爷爷还特意委托剧团的乐器师傅帮我买来一把吉他,鼓励我朝着兴趣努力。如今想想,爷爷对我的教导和宽容,是我走上音乐路的重要原因。

  难过的是,爷爷在我10岁那年离开了。考虑到奶奶一人照顾我太吃力,父母就把我接到浙江,我随身携带的除了衣物,便是爷爷送我的那把吉他。在我看来,它是爷爷对我的期望,也是我对爷爷思念的象征。



一次比赛让我坚定了信念

  在学业为重的现实因素下,刚开始我并没有想过音乐能成为我的事业,只当它是一种兴趣。直到初一那年,我参加学校举办的校园十佳歌手大赛,让我坚定了走音乐路的信念。

  那天班会课上推荐参赛选手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班主任老师问:“哪位同学愿意代表班级参赛?”还没等我开口,班上的同学就开始“起哄”:“喻韬,喻韬。”当时,我并不觉得自己的唱功有多好,但我还是“被迫”成了班里的种子选手参赛。因小时候常跟爷爷跑戏台,上台表演对我来说并没有难度。令人激动的是,那次比赛我拿了第一名。

  还记得评委老师对我的点评:“嗓子很亮,是个好苗子,可以争取考艺校。”这对我而言,就像是一束光从窗户照射进来一样,唤醒了我对音乐的热情。那一刻,我就在想:“一定要在音乐上干出一番成绩。”

  初三那年,网络歌曲流行,这对我来说是个机会。那时,我和一名同班同学决定购买录音设备,从一名翻唱歌曲的网络歌手开始做起。记得当时我们将平日里的零花钱全部攒下来,整整耗时半年才买下一套粗浅的录音设备。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买了设备却发现不会用,最后只能作罢。然而,我对音乐的热爱已经不能回头了。

  从那以后,我每天早上起来开嗓,做完作业就抱着吉他练习。上高中后,我认识了学校的一名鼓手,两人一见如故,便相约组建乐队。后来,我们又从校内外找了贝斯手、钢琴手、键盘手等,在校外一家钢琴老板的支持下组成“零壹乐队”,由我担任主唱,开始利用周末和节假日演出。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次次的乡下演出,或红色老歌、或广场舞神曲、或摇滚爵士,每当我们在晒谷场上唱起耳熟能详的歌曲,都能看到村里人喜笑颜开的样子,让我实实在在感受到了音乐的魅力。我暗下决心:“不管这条音乐路走得有多难,一定不要轻言放弃。”


喻韬(左三)音乐工作室成立现场


在音乐路上逐梦前行

  高中时,我曾想报考艺术院校,最终因各种原因未能实现。

  入学金职院后,我加入学校的“黑炮乐社”,认识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不同于初高中时期,这时的我选择沉淀。之前,我大多翻唱他人的歌曲,在乐理方面的专业知识很欠缺。如果要在音乐路上走得更远,我就必须不断学习,提高自身的音乐素养。在这些方面,“黑炮乐社”的学长学姐们帮了我很多。

  后来,我开始尝试着自己写歌。不得不说,没有系统学习过乐理知识,在作词作曲方面会遇到很多困难。记得初次创作歌曲时,一个小小的章节就花了我3天时间,写出来的东西也不尽如人意。为了尽快提升能力,我向业内人士请教,一次不行就两次,直到学会为止。令人欣慰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我结识了很多好朋友。

  大二时,我成立了音乐工作室,开始踏入音乐制作行业。以前,我是台前光鲜亮丽的歌手;之后,我要成为一名有想法的音乐制作人。自从工作室成立以后生意不断,我似乎看到了音乐路上的曙光。

  每当夜深人静,我依然在努力学习音乐界各类新潮的编曲方式,希望走出属于自己更宽更广的音乐路。这些天,我又想起了爷爷,脑子中挥之不去的是他在舞台上演唱黄梅戏的片段。我想写一首黄梅戏结合现代流行元素的新歌,送给远方的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