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力量 强国有我]“飞天”青年的天空畅想

策划:范卫东  俞 平  

记者: 唐旭昱 / 文


  从古至今,梦想“飞天”的年轻人络绎不绝,陈龙是其中的一个。现实中,能成为飞行员的概率并不大。“我是从不上天的‘飞行员’,算不算实现一半的梦想?”陈龙笑着问。

  陈龙,武义人,2000年出生。就读机电专业,经过刻苦训练和实践,他成为一名出色的无人机驾驶员、教员。2021年初,首支由浙江省应急管理厅主管的专业应急队伍——浙江天之翼无人机应急救援队成立,陈龙第一时间报名并成为救援队的首批队员。

  江西洪灾无人机水域救援、台州天台塌方侦察测量、台风“烟花”救援时的通信保障和灾后侦察……过去两年,这个从不上天的“飞行员”,用娴熟的无人机专业技术和比较丰富的行业经验,一次次飞越救援现场,贡献着年轻力量。

从行业小白到无人机教员

  2015年,陈龙进入浙江交通技师学院机电专业就读。他属于“直升”,意思是不需要通过中考,只需要过面试就可以就读。“直升”的目的是让成绩不太理想的学生仍有学可上。陈龙的转变,由此开始。从内向到开朗,从自卑到自信,实训课成绩优异,各类活动中活跃着他的身影。

  “对无人机感兴趣是因为2018年那场讲座,‘无人机前景广阔’这句话很吸引我。”

  2018年9月,中国无人机获国际市场“通行证”。同月,杭州智翔航空技术有限公司到浙江交通技师学院开了一场关于无人机的讲座。会场内,陈龙听得津津有味。那时,他并不知道,自己赶上了无人机迅猛发展的时代。

  2019年4月,无人机驾驶员被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确认为13个新职业之一。2019年7月,陈龙进入杭州智翔航空技术有限公司实习。

  飞无人机如同开车,需要考证。简单来说,分为三大类:视距内驾驶员证、超视距驾驶员证、教员证。考试由易到难。民航法规与术语,航空气象与飞行环境;校准指南针、设置返航点,突发情况处理;定点悬停、旋转360度,绕着障碍物画“8”字……回想考试时的自己,陈龙面露苦色。“安装、调试无人机,挂载设备,根据任务规划航线,依据飞行环境和气象条件校对飞行参数……无人机驾驶要做的前期准备工作比想象中复杂。更不要提飞行中转弯、爬升、俯冲、横滚等能力。”陈龙说,“一开始,遥控器上仅是8个方位的控制就能让人晕头转向,好不容易掌握驾驶员技能,到了教员的手动模式,飞机又变得不听话。那一个多月很难,压力大,每天除了睡觉、吃饭,就是不停练习。”

  半年时间,陈龙先后考出无人机多旋翼超视距驾驶员证、无人机垂直起降固定翼超视距驾驶员证、无人机垂直起降固定翼教员执照。

  然而,会驾驶只是无人机飞手的基本技能,还要会维修、组装、设计。而作为一个新产业,无人机产品在不断更新,无人机驾驶技术也在不断升级。“我们需要与时俱进,保持学习,才能在专业驾驶方面维持在一个高水平上。”陈龙说。

  3年过去,他从行业小白,成长为无人机教员、公司骨干。前不久,获评2021年“浙江金蓝领”。

  多域无人机应用小能手

  当第一架无人机作为训练靶升空时,很少有人能预见它在民用市场的前景。差不多10年时间,国内民用无人机飞速增长。有数据显示,到2023年,中国无人机市场规模会达到968亿元,其中民用无人机近620亿元。

  “从几年前火起来的航拍直播,到如今应用在农业、消防、测绘、电力、环保、交通、救援等领域,民用无人机已不再新奇。”陈龙介绍,“航拍大多使用的是消费机,我们平时飞的是行业机。”陈龙的日常工作紧紧围绕无人机的民用市场,给各行各业的人培训,积极参与其中,并提供技术支持。

  在田间地头,他教年轻的农创客如何使用无人机给农作物检测、播种、喷洒药剂;夜幕下,他指导环保部门利用搭载了采集与分析设备的无人机在特定区域巡航,监测企业工厂的废气与废水排放,寻找污染源;在野外,他示范电力巡检无人机,上面装配有高清数码摄像机以及GPS定位系统,可实现电网定位自主巡航,开展全线沿路排查,并实时传送拍摄影像……



  输入图片描述

  在陈龙看来,民用市场的运用更多是“专业+无人机”。“以消防为例,以往发生火灾,通信员依靠观察和经验判断起火位置,有了无人机后,这些任务可由它完成。无人机实时传回现场画面,通信员和指挥中心以此构建场景模型,找到起火位置和原因。”在恶劣的救援环境下,无人机还能充当消防人员的眼睛和耳朵。

  陈龙多次参加杭州消防救援支队的消防演练。火灾救援时,会在无人机上挂摄像头、测绘相机、抛投器、喊话器、探照灯,有时还会挂迷你型的水枪、灭火器……2021年,历时近4个月的刻苦训练,陈龙代表浙江省参加首届全国消防行业职业技能大赛决赛,并荣获“浙江省技术能手”称号。

  一次次飞越救援现场

  陈龙“驾驶”的无人机,一次次飞越救援现场。

  第一次参与救援实战,陈龙20岁,还未毕业。

  2020年,江西连续暴雨,导致洪涝灾害,农田被淹,不少村庄受灾。陈龙和4位同事赶赴现场,忙碌近一周。在大面积的水域救援中,无人机能起到大作用。通过无人机侦察的画面进行航拍建模,可以大致计算出受灾面积、洪水深度、被困人员等情况。


  2021年初,浙江天之翼无人机应急救援队成立,并成为首支由浙江省应急管理厅主管的专业应急队伍,陈龙第一时间报名,成为救援队的首批队员。

  2021年7月,台风“烟花”来势汹汹。接到支援消息后,陈龙和队友们第一时间出发赶赴宁波。“风很大,车被吹得摇摇晃晃。”抵达现场后,哪里需要去哪里。四天时间,陈龙有时操控无人机协助消防进行危险点排查,有时模拟灾害点,将高清画面传输至指挥中心,供抢险人员第一时间进行决策分析。

  2021年8月,台州天台县突发塌方事故。接到任务后,陈龙奔赴受灾区。在救援过程中,陈龙和无人机的角色主要是提供画面和数据,保障消防等部门后续救援的高效、安全。“通过无人机实时传回的数据进行三维建模,可以计算出塌方土层的体积,然后进一步测算需要多少人力、车辆、时间对塌方处进行清理。”

  “飞越地形和障碍,利用‘上帝视角’大面积、快速搜救,是无人机在应急救援中最常见的用法。凭借空中优势及变焦、广角、夜视、红外等超强感知能力,高空喊话指挥,可实现高效搜寻。”陈龙说。以往,在洪水、山地等复杂环境下搜救,车辆没路不便通行,人员徒步抵达现场耗时久、危险大,而无人机十几分钟就能飞抵现场,迅速定位……

  如今,中国在民用无人机市场已处于国际领先地位,身处行业的陈龙很自豪。他也从未停止对于天空的畅想。他说,接下来,工作重心是为各行各业设计出更多正确、合理、高效的无人机飞行方案。“年轻给了改变未来的勇气,我走的路可能打破传统意义上对于年轻人成功的定义,但这就是我的答案,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