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乡云团圆② | 叶丽青:劫后余生才知平淡是福
【开栏的话】


你若安好,便是月圆。在我们与家人共享天伦的节日里,总有一些人选择坚守岗位默默奋斗,而无法与家人团圆。在月圆时分,我们用镜头、照片和文字,记录他们的中秋祝福和感悟,用一次次隔空连线的云团圆,将各自心中千万情谊,寄于那一轮当空皓月同一片月光下,心在一起,缘牵万里,虽在他乡,不妨云团圆。


金华新闻客户端9月10日消息 记者 陈月丹 文/视频剪辑 图/视频素材由受访者提供


今天,在距离金华2000多公里的四川省会理市,金华人叶丽青将在这里,和浙江正方集团在这里的项目部同事一起过中秋。



9月5日出差到四川,6日进入与泸定6.8级地震震中直线距离仅5公里的得妥镇。伴随着时不时出现的余震和山体滑坡带来的轰响,亲眼目睹了灾区的断垣残壁、身边人的种种悲欢离合,刚刚从地震灾区撤离出来的她觉得,之前日复一日过着的平凡生活是如此弥足珍贵。



8日上午,随着最后一批项目 工地上的工人撤出得妥镇,结合指挥部通知,她也跟着转移灾民的车一起撤了出来。一路颠簸辗转,从得妥到泸定,从泸定到雅安,从雅安到石棉,再从石棉转车到会理,历时近12小时。



到酒店的第一件事,洗脸洗头洗澡,各3遍,整整3天没洗漱,让此时的她像是患上了清洁强迫症,“身处断水断电断信号的地震灾区,连最稀松平常的吃喝拉撒都变得异常的艰难时候,才会意识到平时的生活有多幸福”


“我们是幸运的。”她一直这样跟记者说,本计划2号前往泸定的她和同事们,因为临行前连续加班,所以“偷懒”过了个周末才出行,也就是5日。“如果2日就出发,按照以往每次来的习惯,5日地震的时候,我们应该正好住在海螺沟的酒店,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叶丽青说,撤到会理之后,脱离了“动荡”的环境,才发现自己的脚和脸都肿得很厉害,尤其是脚肿得穿鞋子都觉得很挤脚,本以为终于可以好好睡个安稳觉了,躺在床上却很清醒,过去几天的经历像放电影一样翻来覆去,让她想了很多。

“在得妥,看着那些年轻的姑娘小伙子们在死里逃生后流泪,真的很想抱抱他们。”她说,以前的她,是同事眼中高冷干练的领导,是儿子眼中严苛的妈妈,她也评价自己不善于表达感情、不是情感外露的人,“这次回家,我一定要拥抱我的家人,我的孩子,告诉他们我很爱他们”。



特殊的环境,特殊的日子,让习惯了东奔西走一出差就是一周的她,也忍不住想家。“那天得妥镇安置点里,我给两个彝族孩子拍照,看着他们开心地看照片,心里突然冒出强烈的思念:如果这时候儿子挂在我身上,那该多好。”她说,这次意外,好像让自己变得柔软了。

短短几天,像是经历了一场心灵洗礼。她感叹人类在大自然面前的渺小和坚韧,也开始反省什么是生命中更重要的东西。

“很早就跟我妈说好,这个中秋要回东阳去陪她过节,现在看来只能爽约了。”叶丽青说,虽然东阳金华相距不远,但她已经2个多月没回老家看过父母了,“这几天我一直在反省,我对家里有亏欠,这些年经常在项目上过节,元旦、中秋、国庆很多节日都是在项目上度过,好像真的没有特别细心地顾及家人。”


“就像我们全国各地项目部的那些员工,都是离乡背井,家里也都有老有小,逢年过节也回不了家,真的特别心疼、理解他们。”

谁都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叶丽青说,等这次回家,她会试着改变,不那么苛求,不那么硬梆梆,比如,从好好和孩子说话开始。

我问她,中秋节,在遥远的他乡,想给家人送上什么祝福?

她像是在回答我的问题,更像是自言自语:其实,一家人整整齐齐和和美美健健康康地待在一起就是最大的幸福。